• <th id="2eqpj"></th><label id="2eqpj"></label>
    <s id="2eqpj"></s><rp id="2eqpj"><code id="2eqpj"></code></rp>
    <ol id="2eqpj"><code id="2eqpj"></code></ol>

    1. <label id="2eqpj"></label>

    2. 潮菜文化

      28 2020-07

      食粥三餐都不夠

      粥也是汕頭人吃的最常見(jiàn)的食物,有汕頭同事說(shuō)他們很多人家都是習慣早晚都喝粥的,現在會(huì )加各種粗糧做養生的粥,而以前,作為一種最常見(jiàn)的主食,從早晨、晚餐遲到宵夜的,基本是白粥為主。在幾天吃下來(lái)的白粥中,最讓人驚艷的是富苑飲食的白粥。我們到這家名店其實(shí)是為了嘗一些特色的菜,比如魚(yú)飯、薄殼、腌蝦、麻葉等,甚至都沒(méi)有人打算要吃粥,后來(lái)只要了兩碗分著(zhù)吃,結果一吃,所有人都添上了。富苑的白粥是那種米粒完整、粥漿濃
      28 2020-07

      汕頭人早餐和夜宵的主打食物:粥

      ? ? 粥,是汕頭人不可缺少的餐桌主食之一。簡(jiǎn)單的白粥讓汕頭人做出了十足的美味。 ?   到達汕頭,天色已晚,肚子早已“咕嚕咕?!笨棺h許久。在當地人的指引下,連背包都沒(méi)放,便直奔一家吃粥的小吃店。從金砂東路拐進(jìn)朝陽(yáng)路,遠遠便看到了名為“富苑”的餐飲店,燈火通明,店鋪外十多米的食檔上擺滿(mǎn)了各種美味,上頭的廣告牌上霸氣地寫(xiě)著(zhù)“潮菜天下 富苑美食”八個(gè)大字。 ?   游水海鮮呼應魚(yú)飯打冷,隆江豬腳與鹵豬大腸閃著(zhù)油光交相輝映,還有時(shí)令蔬菜繽紛、當季瓜果飄香……這里是潮汕風(fēng)味土菜的集合,既有鹵水,也有熟食,還有腌制類(lèi)海鮮以及小炒。在這里點(diǎn)菜用不著(zhù)菜單,也無(wú)需知道菜名,更不需要你跟伙計講潮汕話(huà),只需要指指點(diǎn)點(diǎn),旁邊的伙計都清楚記下,桌子上很快擺滿(mǎn)了種種美食。 ?   最讓我這個(gè)外來(lái)人感到新奇的是這里的“魚(yú)飯”。這是潮汕地區特別的吃法,說(shuō)是魚(yú)飯,但卻只有魚(yú),沒(méi)有飯。新鮮的魚(yú)用鹽水煮過(guò),保持完整的形狀,晾涼了之后就是魚(yú)飯。這里的魚(yú)品種繁多,咱溫州有的,這里有,咱溫州沒(méi)有的,這里也有,有很多種魚(yú),甚至連當地人都翻譯不出普通話(huà),只有潮汕當地的叫法。魚(yú)飯口味清淡,微微有些咸味,主要還是品嘗魚(yú)肉的緊實(shí)與鮮美。 ?   由于對當地的粥早已偏愛(ài),便沒(méi)有叫飯,只點(diǎn)了粥。這里的粥有點(diǎn)奇怪,說(shuō)它稀吧,粥湯比較厚實(shí),喝到嘴里黏黏的;要說(shuō)它稠吧,又是湯歸湯,飯粒歸飯粒,喝到嘴里,飯粒顯得特別有嚼勁,跟我們溫州那種入口即化的感覺(jué)不一樣。 ?   富苑的小菜種類(lèi)繁多,你看到什么想吃的就點(diǎn)什么,推薦油炸豆腐,也叫普寧豆腐,蘸著(zhù)韭菜鹽水吃;鹵味豬大腸,潮汕鹵味天下一絕;紅目魚(yú)(當地人的叫法),是我吃過(guò)比較好吃的魚(yú)飯。 ?   富苑飲食地址:汕頭金砂東路與天山路十字路口向東,從朝陽(yáng)路進(jìn)去的朝陽(yáng)莊北區。
      27 2020-07

      打冷的潛規則

      潮州打冷,就是露天的宵夜了。汕頭夜里過(guò)了12點(diǎn),街上一下子又熱鬧了,不光賣(mài)粥,賣(mài)牛肉丸,賣(mài)雞鴨魚(yú)肉,賣(mài)腌漬水果的攤檔都人頭攢動(dòng)了,水果攤也醒著(zhù),報亭也開(kāi)著(zhù),連雜貨鋪、成衣店都在做生意。這全是為著(zhù)打冷的人氣。熱鬧,一直要持續到三四點(diǎn)。先吃一碗牛肉丸果條湯,逛到水果攤買(mǎi)3個(gè)熟透的林檎,再去看看亮晶晶的手推車(chē)里賣(mài)的腌楊桃和青梅,在路燈下要一條酸粗的青花魚(yú)飯,喝掉一瓶啤酒,接著(zhù)就走上長(cháng)平路了。
      27 2020-07

      打冷2

      “打冷”源自潮汕的方言,50年代在香港賣(mài)夜宵、鹵味的潮汕人多肩挑扁擔、籮筐,沿街叫賣(mài)。同鄉人見(jiàn)到要買(mǎi)。就用潮汕話(huà)招呼一聲“擔籃啊”(擔籃子的,音近粵語(yǔ)發(fā)音的“打冷”)。操粵語(yǔ)方言的人不解其意,也依樣畫(huà)葫蘆,發(fā)諧音招呼叫賣(mài)的小販。后外延為“吃潮州菜”。 所謂“打冷”本意是打人,其實(shí)是錯誤的。潮汕話(huà)稱(chēng)“打”為“啪”,根本不會(huì )說(shuō)“打”。港人對潮汕話(huà)的了解較少,所以產(chǎn)生這樣的誤會(huì )和種種傳說(shuō)。 簡(jiǎn)介 又稱(chēng)潮
      27 2020-07

      打冷

      又稱(chēng)潮州打冷,指茶軸大排檔經(jīng)營(yíng)的大眾化冷盤(pán)熟食。這些食物不同于潮州筵席常見(jiàn)的燕翅鮑參肚等菜肴,多數是潮州風(fēng)味鄉土菜式,通常由如下幾類(lèi)組成:一是鹵水類(lèi),如鹵鵝、鹵豬腳、鹵豆干等;二十魚(yú)飯類(lèi),常見(jiàn)的有巴浪魚(yú)、大眼雞和紅鸚哥魚(yú)等,按照潮汕的食俗,薄殼米、紅肉米和凍紅蟹、凍小龍蝦等貝殼蝦蟹均為此類(lèi);三是腌制品,常見(jiàn)的有腌膏蟹、腌蝦姑、咸血蚶和菜脯、咸菜等;四是熟食類(lèi),如豬腸咸菜、豬尾燉豆仁、春菜煲等。
      27 2020-07

      潮菜文化

      潮汕美食,飲譽(yù)中外。近幾年來(lái),具有悠久歷史的潮菜在汕頭得到了長(cháng)足的發(fā)展,并已成為汕頭旅游經(jīng)濟的支柱產(chǎn)業(yè)之一。今年,汕頭市提出了建設“中國美食之都”的發(fā)展思路,充分體現了潮汕美食作為一個(gè)重要的城市品牌和特色經(jīng)濟在汕頭地方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中的重要地位,必將對打造潮汕美食文化品牌,促進(jìn)潮汕美食文化的對外、對臺交流與發(fā)展起到積極的推動(dòng)作用。    源遠流長(cháng):中國名食奇葩
      07 2020-07

      汕頭夜宵之打冷

      要說(shuō)到汕頭代表性的夜宵,當屬這汕頭“打冷”。何為“打冷”?即是大排檔經(jīng)營(yíng)的大眾化冷盤(pán)熟食,這些冷食涵蓋的種類(lèi)一般有鹵水類(lèi)、魚(yú)飯類(lèi)、腌制類(lèi)和熟食四大類(lèi)。?那么“打冷”又是何意呢??“打冷”這個(gè)詞的由來(lái),是在上世紀50年代。當時(shí)在香港賣(mài)夜宵、鹵味的潮汕人多肩挑扁擔、籮筐,沿街叫賣(mài)。同鄉人見(jiàn)到要買(mǎi),就用潮汕話(huà)招呼一聲“擔籃啊”(擔籃子的,音近粵語(yǔ)發(fā)音的“打冷”)。港人不懂什么意思,反正也依葫蘆畫(huà)瓢,這樣去叫小販,后來(lái),就都叫“打冷”了。汕頭人在夜市上吃潮汕打冷的時(shí)候,習慣配上一碗白粥,于是白粥就成了吃潮汕打冷的代名詞。潮汕人稱(chēng)粥為“糜”,大米粥叫“白糜”,稀粥叫“清糜”。一碗好的白糜才是宵夜檔的靈魂,不管是新鮮的魚(yú)飯,還是讓人上癮的生腌海鮮,在汕頭無(wú)論多么波瀾壯闊的食材,在一碗白糜面前,最終都會(huì )淪為“配角”。每當夜深人靜時(shí),汕頭街邊?大大小小的各種粥城卻依舊霓虹閃爍,?吸引著(zhù)都市里的夜歸人。
      上一頁(yè)
      1

      關(guān)注我們

      富苑

      聯(lián)系方式

      地址:金砂東路與潮陽(yáng)街交叉口向南100米路西(商檢局旁)

      熱線(xiàn):0754-88887683

      服務(wù)時(shí)間:下午5:30-凌晨2:00

      招牌菜色

      富苑手信卷章 

       

      富苑手信蝦棗

       

      富苑手信隆江豬腳

       

      富苑手信咸魚(yú)

       

      富苑手信魚(yú)販

      在線(xiàn)留言

      留言應用名稱(chēng):
      底部留言
      描述:

      底部留言